四闯西藏,梅州这对父子用骑行挑战生命奇迹

对于骑行者而言,西藏不仅是一个美丽神秘的地方,更是挑战生命奇迹的圣域。一个人一生能有一次骑行进藏已经非常难得,而梅州兴宁,有一个骑行爱好者,他自2013年至今,已四次骑行进藏。今年暑假,他更是在周围质疑的眼光中,带上了年仅12岁的儿子骑车进藏,经28天完成亲子进藏的壮举。他叫张兴文,45岁,兴宁市石马镇大觉村人,热衷于自行车长途骑行,对西藏无限神往。近日,在记者的采访中,张兴文将四次骑行的经历娓娓道来。

2019年8月15日,张兴文第四次站在布达拉宫面前。与前几次不同的是,和他一起到达的还有他的儿子张家诚。

三闯西藏 只为心中那片圣域


2013年7月,张兴文第一次进藏。千里单骑四川成都至拉萨的G318川藏线精华段,全程2140公里。他艰难爬过14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大山到达拉萨,抵达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后出境骑行尼泊尔,全程3400多公里,历时31天。

2013年张兴文历尽艰辛终至“大地之母”珠峰大本营。

第一次进藏让张兴文领略到西藏的神秘与美丽,两年后,他再次独自背上行囊。2015年7月,张兴文从新疆天山以北的奎屯市独山子出发,冒着高温酷暑,穿越位于有“死亡之海”之称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中部的阿和沙漠公路。由于对困难预计不足,途中几度缺水。严重中暑令张兴文几乎绝望。凭着坚强的意志力,最终走过800多公里茫茫沙漠和戈壁滩,抵达新藏线起点——叶城。紧接着挑战世界海拔最高的公路新藏线,这里年平均气温-9°C,沿途补给欠缺,气候异常恶劣。张兴文遇到大风大雨、逆风沙尘暴、冰雹霜雪等困难。只是,任何磨难都不能难倒一颗坚定不移勇敢的心。历经42天的曲折磨难,张兴文终达终点,此次全程骑行4200多公里。

2015年张兴文骑行在新藏线萨嘎县琼达村时,自行车雨天负重爆胎,狼狈不堪。

骑行的车轮转动至2017年夏天,张兴文再一次道别家人,穿行在世界最美湖泊群——阿里中线。此线路岔路多、无路标、易迷失、多路段无信号、救助困难,是中国目前骑行难度最大的线路之一。张兴文告诉记者,当时他的单车常规负重30公斤以上,沿途一半时间自己在荒山野岭搭帐篷、做饭,住过民宿、睡过羊圈,遇过二次狼,被野狗追过二次,均有惊无险。经历30多天的野外生存般的骑行,终到拉萨。

2017年张兴文挑战阿里中线,冷雨中被迫在桥下的涵洞中做饭。

这顶橘红色的小帐篷是旅途中最温暖的家。图为2017年张兴文骑行阿里中线时夜宿荒野。

讲述中,张兴文几次用绝望形容自己的险境。他告诉记者,他曾经两次发誓:再也不骑行西藏!然而对于一个对西藏骑行已经重度上“瘾”的人来说,誓言俨然抵挡不住圣地、雪山、蓝天白云的诱惑,在那里,张兴文似乎找到了遗失的信仰、迷失的自我。

四闯西藏 给儿子特殊的礼物


进藏的故事还在延续……

今年暑假,张兴文带自己年仅12岁小学毕业的儿子张家诚骑车自川藏南线进藏!这一举动引起周围很多人的不解,质疑者有之,反对者有之,支持者有之…… 张兴文说:“随他们去说,走自己的路!”

张家诚在梅州援建的波密县宽阔的“梅州大道”留影。

天有不测风云,骑行的第二天即遇上瓢泼大雨,父子俩只好冒雨骑行。张兴文一出发就感觉很不对劲。“家诚骑得很慢,不说话,相比于第一天判若两人,他说他很想睡觉,声音有气无力。孩子感冒了!”张兴文心底拔凉拔凉的,到雅安市区连忙找了间诊所,医生诊断为感冒、中暑、微烧,建议他们最好等感冒医治好再走,或者为了孩子安全,放弃骑行。张兴文一时无语,低声跟孩子商量,看能否先在雅安市区住下来,看身体康复情况再走。“他的回答却让我甚感意外。”张兴文眼眶有些湿润,他说:“孩子说他可以继续前行,虚弱的话语中透露出一种坚强,让人想掉眼泪。在诊所门口的小长凳上,他趴在我怀里,很快入睡。我的心底五味杂陈。一个小时后,孩子醒来,坚持继续前行,一路上坡,36公里后到了天全县城。”幸运的是,随着旅途的行进,张家诚慢慢适应了骑行节奏,适应了各种各样的环境,按张兴文的话说,“他已经得住风雨,耐得住寒冷,抵得住‘高反’,忍受得住肌肤磨烂之痛、缺氧晕眩之苦。”

在去往东达山途中,张家诚因高原反应,躺在路边的挡土墙上休息。

2019年8月15日,经过28天艰难骑行,张兴文第四次站在布达拉宫面前。与前几次不同的是,和张兴文一起到达的还有他的儿子张家诚。张兴文说:“这是我送给他的一份成长礼物,这份礼物不是直接的给予,而是要通过他自己付出艰难的汗水取得,它价值2164公里,值得所有人为他鼓掌!”

西藏,那遥远神秘的时空里,装载着张兴文无穷无尽的梦想。

生命不息,车轮不止!

本报记者:何碧帆

通讯员:谢胜宏 刘波中

编辑:丘琼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