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州斫琴师:一斧一凿斫古琴 泠泠不绝千年音

淅淅沥沥的雨天,街静人稀。梅城一幢民居顶楼的别致竹屋里传出幽幽的琴声,一个清瘦男子端坐于草席上,两眼微闭,信手抚琴,沉醉于不绝如缕的琴声中。

黄日东正在与学生进行古琴一对一教学,老师弹一段,学生弹一段。

此人叫黄日东,是广东古琴研究会的一名理事,已故岭南琴派老掌门谢导秀先生的入室弟子,也是“蛰伏”梅州的一位斫琴师。黄日东手中轻抚的,是他刚刚斫好的琴胎——“承南拾子”系列之“洗尘”。此刻,正是斫琴的关键一环:调音。他在试音中不断感受琴声,对琴胎做出合琴前最后一次调整。

黄日东正在为刚刚斫好的琴胎——“承南拾子”系列之“洗尘”调音,这是斫琴的关键一环。

斫,意指“刀砍斧凿”,斫琴,即制琴,是一门老祖宗几千年传承下来的老手艺,国家“非遗”传承的一个项目,黄日东为此倾注了十多年的时间和心血,填补了梅州古法斫琴的空白。

制作一把古琴先要用大机器开料,单单制作琴胎槽腹结构的专业工具就有30余把。

“说起斫琴,还得从我的音乐历程说起。”时间回到30多年前。那时黄日东还是一名初中生,偶然从同学处借来一把口琴,几经摸索,居然学会了,此后一发不可收拾,通过自学,先后学会了笛子、箫、埙等民间乐器。黄日东说:“所有乐器,好比人的声带,都只是发声的工具。玩音乐,就是对声音的使用和控制能力的培养。”

“古琴,是民族乐器的最高峰!”2007年,黄日东已经不满足于一般的乐器,开始学习古琴,他拜入岭南古琴大师谢导秀先生门下,成为谢老的入室弟子。在恩师的谆谆教导之下,黄日东在古琴演奏上的造诣越来越深。

夜深人静的时候,黄日东一个人在顶楼用工具雕刻打磨着琴胎的槽腹结构,沉浸于此的他一做就是一晚上。

《斫琴记》,一本黄日东自己手写记录做琴的笔记,记载了每把琴的结构、数据、材料以及成品去向等详细信息。

聊起斫琴,黄日东笑称:“我是因弹入斫的,琴学日深,总想知道美妙的琴音是如何发出来的。斫琴,就是寻找声音的过程。”黄日东渐渐不满足于只是弹琴,他四处游学,寻师学艺。时下斫琴的老师并不多,而且门槛很高,费用动辄以万计,且斫技秘不示人。然而,黄日东是幸运的,在寻访各地名师过程中,几乎遇上的都是善知识,在与各地斫琴师的相互探讨中,黄日东学到了不少斫琴技艺。“我唯一拜师学艺的是河南兰考的孔海广老师,每年假期,我都吃住在他家几个星期,学习斫琴。”

据黄日东介绍,斫琴的主要工艺流程有选材、造型、槽腹、合琴、做配件、裹布、刮灰、上漆、打磨、定徽、擦漆、上弦、试音等十几个步骤,每一步骤又分为许多道小工序。一床依古法斫制的琴,正常工期都在一年半以上甚至更长,漫长繁琐的斫琴过程倾注了一个斫琴师的良苦用心。

黄日东每做完一把琴,都会在琴胎的腹部写上名字和日期,认真对待自己的每一件作品。

“选良材,用意深,五百年,有正音!” 黄日东说,选材,是斫琴最重要的一环,斫琴材料上,绝对不能“将就”,没好材料,宁愿不做!斫琴,一般选老桐、老杉,配之于老梓木,年代越久远的老木料,木性越稳定,成琴的音色也越美。为了寻访古木,他走遍了全国各地,到深山老林,或遍访古宅、老庙,四处寻找可用之材。此时,他拿起一块琴胎,现场演示斫琴的工序。他从众多工具中挑选出一把铲刀,小心地挖凿起槽腹来。“槽腹结构合理安排是斫琴最核心的部分,它决定了一床琴音色的成败。”为了使散、泛、按发声协调,圆融共鸣,黄日东研制出了他个人独特的槽腹结构,使古琴音色的力量感和下沉感变得更加突出,同时还提高了音色的纯净度与敏感度。

“他朝信手弹七弦,锤锤凿凿声在耳。”为了追寻心中的梦想,除上班外,黄日东几乎把所有业余时间都倾注到琴上。十多年来,亦弹亦斫,“坚持、专注”在他身上得到很好的阐释。每斫一琴,他都会在自己的“斫琴记”笔记本中如实地记录下着每一床琴木料的出处、年份、用材、工艺以及背后的故事,他笑称,这本“斫琴记”是他每一把琴的“出生纸”。

近几年,黄日东一直坚持公益教琴,他说:多一个人弹琴,天底下就多一份清音!播下一颗琴种,收获的,或许是一片森林!

本报记者:何碧帆

图片:本报记者吴腾江

见习编辑:陈坚平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