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牡丹在新时代芬芳吐艳!新“掌门人”肩负传承创新使命

剧本扶持、名家传戏、人才培养、戏曲“三进”……党的十八大以来,从国家到地方相继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文件,为广东汉剧发展注入了一剂“强心针”,助推广东汉剧“传下去”和“迈出去”。

2012年,全国文艺体制改革。2013年,广东汉剧院改制为“广东汉剧传承研究院”。体制改革后,满25年工龄及以上的演员可以选择退休,张广武身边的20多名同事纷纷选择退休,而他却选择坚守。从艺36年来,他先后在《百里奚认妻》《麒麟老道》《白门柳》《蝴蝶梦》《黄遵宪》等20多个剧目中担任主演,因表演精湛、唱腔独特,成为广东汉剧的新三代“掌门人”。

选择留下来的张广武并没有“原地踏步”,而是在打造精品、人才培养、市场培育等方面“扬帆起航”,实现广东汉剧的可持续发展。近年来,广东汉剧传承研究院策划复排了经典剧目《齐王求将》《闹严府》《秦香莲》,编排了《曹操与献帝》《乐羊子》《樊梨花》《风雨铜雀台》等多部精品大戏,不仅使传统优秀剧目得到继承和创新,还让广东汉剧的“身影”得以闪耀在全国、省、市的戏剧舞台上。

除了传承,更关键而在于创新。在新剧目的创作上,张广武、徐青、钟礼俊、李焕霞、黄丽华、管乐莹等剧院的骨干力量,创作了不少讴歌党和祖国,反映客家乡情民俗人物,贴近时代、贴近生活的精品力作。像红色题材的大型广东汉剧《李坚真》,荣获广东省第十一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反映改革开放以来客家乡村变化的小戏《山村夜话》,在中国·桐乡小戏艺术邀请展上一举拿下5项大奖。

此外,还有客家文化名人题材的《黄遵宪》,现代戏《梦@时代》《酒乡纪事》《六棵柚子树》等新时代剧目,以及刚刚“上线”的广东汉剧数字电影《白门柳》,让广东汉剧这一古老剧种再次焕发出新的活力,为广东汉剧振兴发展提供了一种新探索、新尝试。

受体制改革影响,刚刚接过“接力棒”的张广武就面临了人才流失严重,人员水平参差不齐的尴尬处境。张广武意识到,想要改变广东汉剧传承研究院的面貌,从根本上解决剧院的生存问题,必须从人才抓起。所以,在他的带领下,这几年,广东汉剧传承研究院通过送训、请贤,“传帮带”的方式,为优秀青年演员的成长开辟快车道,确保了剧院的人才梯队得到健康发展。剧院不仅邀请退休的老艺术家,中国戏曲学院、上海戏曲学院以及全国知名专家教授到梅州教学指导,还把优秀的年轻演员送到全国高等戏曲院校进行培训,进一步提高他们的艺术水平。

如今,广东汉剧传承研究院已形成了“老、中、青”梯次搭配合理的新三代广东汉剧人才队伍,行旦齐全。在新三代中,涌现了张广武、徐青、钟礼俊等“骨干力量”,李焕霞、黄丽华、嵇兵、魏国浩、王焱等“中坚力量”。第一届广东汉剧幼苗班的管乐莹、叶林、邓振鹏、陈文斐、廖雅鸣、魏志朋等“新生力量”也开始渐露头角,承担大型剧目演出。

此时的张广武虽已年逾半百,但他仍在继续践行“要为广东汉剧奋斗终生”的初心、使命。为了拓宽广东汉剧市场,提升影响力,张广武带领团队探索出一条新路子,以“周五有戏”“周六艺苑”为平台载体,依托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广东汉剧(汉乐)活动驿站,发挥“红色文艺轻骑兵”小分队、广东汉剧队、广东汉乐队的力量,走进学校、社区、军营、工业园,为广大群众送去“文化大餐”,为广东汉剧培养了一批本地粉丝。

同时,张广武还注重省外甚至海外市场开发,带领年轻演员骨干到粤港澳大湾区、东南亚、澳洲和欧洲等地演出,把优秀的传统的具有客家文化特色的广东汉剧带到全球各地,扩大了广东汉剧在海内外的影响,实现了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双丰收。

接下来,该院还将规划建设开放式的广东汉剧博物馆,设广东汉剧体验馆、广东汉剧艺术讲堂、广东汉剧创作研究基地、广东汉剧衍生品研制中心、广东汉剧文化交流中心等功能室,让更多市民、游客近距离、直观地感受广东汉剧的魅力,让广东汉剧得到有力的传承和发展。

如今,“广东汉剧振兴发展”的号角已经吹响,张广武表示,将以此次广东汉剧振兴发展大会为契机,通过推出一部优秀剧目、签订一份汉剧人才合作协议、开展一次粤闽赣边区艺术交流、设立一批汉剧(汉乐)文化驿站等形式,力争把广东汉剧打造成传承和创新客家优秀传统文化的“载体”,助力人文湾区建设的“符号”,联络“一带一路”海外华人华侨的“纽带”。

本报记者:林丽妙

摄影记者:吴腾江

实习编辑:黄振韬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