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广东汉剧与闽西汉剧“长得像”?答案在这...

17日至18日,在市委宣传部的牵头下,由梅州日报社 、梅州市广播电视台、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梅州记者站组成的中国汉剧申遗采风团首站来到福建省龙岩市,专门采访了当地的戏剧研究专家、闽西汉剧非遗传承人以及相关人士,深入了解闽西汉剧的历史脉络,以及在当地的传承、保护、创新和发展的情况,并听听他们对中国汉剧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看法、想法和见解。

此次中国汉剧申遗大型采风活动将走进广东,福建,湖南,湖北,陕西等地,通过媒体记录当地汉剧生态的同时,沟通动员当地汉剧院团共同启动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申报并大カ推广宣传,凝聚各方力量,加快中国汉剧振兴发展和“走出去”步伐。

福建省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闽西汉剧代表性传承人陈汉煌:去大埔演出,戏迷疯狂到用瓷器、瓷具换门票

闽西汉剧代表性传承人陈汉煌接受记者采访。

改革开放之后,我们重新排演了《真假美猴王》、《杨门女将》等,去广东一带去演出,一次我们出去演了八个多月,回到家小孩子都认不出了。这一路巡演影响非常大,我们到广东大埔高陂,他们很多拿很多瓷具拿去换票,比如瓷凳子、瓷茶壶、瓷杯拿去换,所以说买票都买不到,后面一个戏演四五次,反响非常大。还印象特别深刻,经常会碰到发大水,丰顺潭江那一带,演着水就来了,我们就赶快租船,赶快把东西搬到船上,第二天看到一片汪洋大海。

像以前我们跟广东汉剧一起搭戏,比如同台演出《打洞结拜》,我们汉剧团出赵匡胤,广东汉剧团出赵京娘,基本上都是直接上台的,不用磨合,观众也很容易接受。因为粤东和闽西互相交界,武平的岩前和蕉岭那边很接近,所以广东那边有需要我们演出,我们也会去。

梅州日报记者:广东汉剧与闽西汉剧为什么那么像?

龙岩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名誉主席何志溪接受记者采访。

龙岩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名誉主席何志溪:闽西与粤东(梅州一带)在区域上毗邻,同属客家民系,语言相通,历史上素有商旅往来。尤其是清朝光绪以来,两地的戏班和艺人交往密切。这可从清朝光绪以来粤东“外江戏”(广东汉剧)在连城县罗坊乡罗氏祠堂和永定区(原永定县)高陂镇天后宫这两处古戏台演出的实地调查及其以后闽西、粤东这两地戏班和艺人的密切交往中得到证实。从清朝光绪年间开始,越往后到闽西演出的粤东“外江戏”戏班和艺人越多,其影响也越来越大。

在这同时,闽西也有不少戏班和艺人到粤东演出或搭班演出,或拜师习艺。如闽西汉剧艺人张全镇、张富镇兄弟,郑星伍、林南辉、钟熙懿、陈坤福等,他们中有的人在粤东外江戏四大班搭班演出,有的与粤东艺人互拜师傅。两地戏班和艺人你来我往,亲如兄弟,情同手足。

抗日战争期间,因日机轰炸粤东局势比较动荡,戏班和艺人在粤东无法正常演出。那时,不少在粤东演出或搭班演出的闽西籍戏班和艺人纷纷从粤东回到闽西,而且也有不少广东籍的戏班和艺人,如郭维正、黄粦传、杨阿焕、黄赛玉、邱影等,也纷纷来到局势相对比较稳定的闽西。他们中有的人在闽西安家落户,搭班演出;有的散向农村教戏传艺,这在客观上促进了闽西汉剧继续向前发展。也就是说,那时粤东“外江戏”(广东汉剧)因日机炸潮、油而出现一度萧条的时候,闽西汉剧仍呈向前发展的势头。

从清朝光结(1875-1908)以来,因闽西和粤东这两地戏班和艺人多年的密切交往,这两地剧种(闽西汉剧和广东汉剧)互相影响,以致它的艺术面貌相同或者相似。

梅州日报记者:你觉得汉剧的未来如何?

龙岩市汉剧传习中心主任刘佳柳接受记者采访。

龙岩市汉剧传习中心主任刘佳柳:现在目前国家、社会十分重视传承文化教育,而戏曲恰恰是高度凝练的传统文化的载体,是集文学、音乐、美术、表演、舞蹈的综合性艺术。在过去的汉剧题材主要是宫廷戏,教人为官清正廉洁,还有家庭伦理戏,教人礼义仁智信等价值观,像《百里奚认妻》《仇大姑娘》这些戏几百年下来都是正能量。从2013年举办“周周有戏”至今,可以看出,我们的受众群体开始偏向年轻群体,我们对汉剧的振兴、发展还是十分看好的。

梅州日报记者:对于中国汉剧申报世界非遗有什么建议?

龙岩市汉剧传习中心主任刘佳柳:一是将五省的汉剧文化脉络理清,找到适合的方式去传承汉剧文化。二是建立培养机制,进行人才培养,重点关注对剧种的挖掘和保护,致力于形成中国汉剧的人才培养体系。三是每年开展进校园等推广活动,不断融合本土文化因素,摸索经验,培养一批批汉剧观众,为汉剧的传承打下基础。

本报记者:林丽妙 陈潮华

摄影记者:林翔

实习生:李烜娴

编辑:丘琼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