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家的姐姐,“报仇”的妹妹…这部客家山歌剧还有这些大胆设计!

掌上梅州讯  “岭南风华·我爱你中国——广东省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舞台艺术精品展即将开幕,我市参演剧目、梅州市2019年庆祝建国70周年重点文艺创作项目,也是广东省2019年庆祝建国70周年重点扶持的精品剧目的大型客家山歌剧《白鹭村气象》正在紧张排演。记者日前前往剧组探班,采访主创人员。

图为剧组在抠戏

9月3日,记者在市客家山歌传承保护中心看到,剧组正在一段一段地“抠戏”,对演员走位、表演、唱腔,以及灯光、音乐的配合等一遍遍地打磨,有的戏要反复排演十多遍。其中一场表现主角王小麦、王小米姐妹俩情感冲突的戏,主演杨苑玲和潘倩在一扇象征性的门里外两侧反复排演,如何转身、身体如何跟进、两个人的动作如何配合、唱腔的高低等,导演李建生和主演杨苑玲、潘倩都反复地“抠”细节,直到满意为止。

《白鹭村气象》以美丽乡村建设为背景,从人心的角度切入,讲述了农村的变化,反映了农村的经济发展、文化传承、人才回归、人心聚拢等问题。导演李建生说,该剧前期准备充分,剧本经过反复修改,音乐也反复打磨。为了力求更完美,该剧创作人员进行了大胆的探索和创新。

《白鹭村气象》的作曲陈的明介绍,该剧在音乐上进行了两大尝试,目的就是要让音乐特色鲜明而好听。他把各地客家山歌特有的衬词和传统客家音乐曲调,融合进“阿卡贝拉”无伴奏合唱表现形式,使剧中的歌舞既有土味,又有流行音乐味,更容易让年轻人接受。音乐编配上也运用了戏曲交响化手法,使音响效果适合现代年轻人欣赏。在乐器上也打破延用京剧、汉剧打击乐器的传统,第一次采用竹梆和客家人舞狮用的客家锣,形成客家山歌剧独有的打击乐。

图为剧组在抠戏

李建生介绍,《白鹭村气象》的剧本采用了写意的表现手法,剧情会随着主角心灵和意识的变化,跳跃到别的时间和空间中去,类似于电影中的镜头穿插,这种表现手法在写实主义的传统山歌剧中是没有的,相比于传统山歌剧是个很大的创新。这种表现形式更有利于表现剧中人物的内心。这种变化也带来舞美和灯光的设计从传统舞台的写实主义转变为写意主义。

舞美和灯光设计是《白鹭村气象》的两大亮点。该剧的舞美请国家级舞美大师,中国舞美家协会副会长季乔设计。季老师深入侨乡村、茶山村等地进行采风,大胆设计了空灵、写意、诗化风格的舞美,这在山歌剧中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是山歌剧表现样式的创新。记者看到,线条勾勒的客家建筑、白鹭等影象投影在舞台后面的屏幕上,舞台后半部分呈半圆形斜坡,似围龙屋的化胎,边缘是由几根线条构成的抽象化的围屋形象,在明亮的背景屏幕衬下托下呈剪影状,整个舞美简洁、抽象、唯美。舞台灯光是由中国舞美家协会副会长周正平设计。配合剧情中的时空跳跃场景需要,灯光相当浪漫。

《白鹭村气象》由市客家山歌传承保护中心最强的演员阵容担纲。国家一级演员杨苑玲、文化表演奖演员潘倩分别饰演姐姐王小麦和妹妹王小米。李建生说,这部戏的表演跳跃很大,演员要有很强的掌控能力,才能把握好姐妹俩表面激烈的冲突和内心满满的亲情纠葛这对矛盾,他认为她们完成得相当好。

这部戏与以往的山歌剧的一个不同点是,没有了桌椅等道具可以凭借,给表演带来了一定的难度。这部戏人物内心复杂,矛盾冲突激烈,有大量表现内心情感的戏份。为了演好这部戏,杨苑玲和潘倩深入挖掘台词背后的潜台词,找准人物性格。杨苑玲说王小麦的立足点是村主任,为当年一巴掌打跑了妹妹负疚了二十年。她带领乡亲建设美丽乡村,也是为了守住家园,等妹妹回来。妹妹带着满身伤痛回来报仇,她要让妹妹放下包袱,解开心结,与她一同建设家乡。潘倩认为,王小米个性好强,性格比姐姐更反叛,外出打工多年后回来找家,由于两人的心结没有解开,处处针尖对麦芒,但内心却又装满亲情。找到了人物性格形成的原因,找准了矛盾点,两人的表演就有了依据。

图/文:本报记者 陈潮华

编辑:邓继章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