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电影《生死坚守》导演姚兰儿:要拍一部对得起这段历史的电影

国家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影《生死坚守》在梅州经过一个多月的紧张奋战,完成了在梅州部分戏份的拍摄,目前全片已完成了超过三分之二的拍摄任务,剧组正在横店影视城抓紧拍摄剩余戏份。7月2日在兴宁棣华围拍最后一场戏时,利用午饭的间隙,记者采访了导演姚兰儿,了解在梅州拍摄的过程。

摄影师在棣华围拍戏。(陈潮华 摄)

“这是拍得最辛苦的一部电影”

记者在拍摄现场看到,剧组百多号人个个都黑不溜湫的,工作人员说,这都是在梅州一个多月晒的。从5月25日开机以来,梅州的天气要不就是下大雨,太阳一出来就是闷热难当的桑拿天,让剧组拍戏吃足了苦头。导演姚兰儿说,拍电影四十多年,这是她拍得最辛苦的一部戏。头一天有两位副导演,三个场记中暑病倒了。她自己前几天也病了几天,白天输液,晚上接着拍。姚兰儿说,大多数打仗的镜头都是在各地的山上拍,“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每场戏需要搬运的器材多,群众演员多,拍摄相当辛苦。在平远南台山上拍戏时,剧组人员背着大量沉重的器材一趟趟地运上山去,三四十度高温下顶着大太阳拍戏,喝光了87箱矿泉水。剧组里摄影组、灯光组、道具组等各个组天天都有人中暑倒下,有的人喝点药休息一阵,感觉好点就接着干。

除了高温,下雨不断也给电影的拍摄带来了很大困难。在合水镇拍围屋打仗戏时,连着拍了三个通宵,演员要在泥地上爬,在石头上摔,有的戏要求演员快跑,但脚陷在烂泥里都拔不出来。

“要拍一部对得起这段历史的电影”

《生死坚守》是国家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影,导演姚兰儿说,这是一部宣传梅州革命历史的电影,拍这部戏自己也很受教育,她只想拍出一部对得起这段历史,对得起这里的人民的电影。梅州对这部电影的重视和对剧组的支持信任,让她感到有压力,有时觉得镜头拍得不理想,她就睡不着觉;拍得好时,她就睡得着。为了拍出好戏,她对质量要求很严格,有很多镜头都是一遍遍地来,有时看到大家这么辛苦她都心软了。

武戏是姚兰儿比较满意的部分。其中张瑾瑜牺牲的一场戏,炮弹在小战士阿满身后爆炸,把他埋在土里,张瑾瑜爬过去用手把他刨出来,被敌人包围后举枪自尽。扮演阿满的小演员是来自河南南阳的十岁的郭少君,他脸朝下被埋在土里,在一旁的家长也没有惯着孩子。张瑾瑜扮演者王艺禅用力刨土时,手都被刺扎破了。这场戏达到了导演想要的效果,让她特别满意。

全片最壮观的爆炸场景是在兴宁天后宫附近的宁江河拍的炸炮楼。演员一手托着炸药包,身绑安全绳,在水深流急的河中逆水而上去炸炮楼。这场戏也反复拍了多次,直到导演满意。

同样受教育的还有梅州参加演出的群众演员。兴宁的一名警察专门把还在上高中的儿子送来参加演出,说要让儿子体会当年革命者的艰辛。

黄兵强是一名退伍军人,他在电影里当了五次群众演员。在兴宁合水镇的山上拍寻找小阿满的一场戏中,要沿陡坡下到半山去,下过雨的山坡湿滑危险,其他人都不敢下去,黄兵强自靠奋勇下去演这场戏。为了拍好这个镜头,他上山下山来回了八次。他说作为一个退伍兵,他是带着感情去参演的。

导演姚兰儿在指导拍戏。(陈潮华 摄)

拍戏过程得到当地各方大力支持

姚兰儿说,能够顺利完成在梅州的拍摄,兴宁市委、市政府和平远县委、县政府给予了大力支持和帮助。兴宁公安、消防等部门派出警力帮助维持秩序,保障安全,需要临时封路拍摄时也给予支持。相关部门派出发电车、流动厕所等每天为剧组提供保障。得知剧组在山上高温下拍戏,还送冰上山给剧组降温。兴宁市、平远县有十几个部门为这部电影的拍摄提供了各种支持,这也是她拍戏得到政府部门支持最多的一次。

数以千计先后参加拍摄的群众演员穿着厚厚的戏服在闷热的天气下一拍就是一整天,有的人戏服上都结起了汗渍,大家都很认真地配合演出,人人没有怨言。有两兄弟群众演员,自己开摩托车两个多小时从兴宁赶到平远参加演出,他们说答应了剧组就不能耽误了拍戏。

本报记者:陈潮华

见习编辑:刘滨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