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大涉黑跨国贩毒团伙被端:八百余人落网,人体运毒逾五千人

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公安部禁毒局今天对外公布,5.24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跨国贩毒案告破。2018年3月至2019年2月,重庆、云南、四川等10地及铁路公安机关在公安部的部署指挥下,成立28个专案组,先后开展25轮联合收网行动,摧毁了以马某等人为首、长期盘踞在境外的多个黑社会性质组织跨国贩毒团伙。令人震惊的是,本案中,贩毒集团在网上招募人体运毒人员,经查实的就有5000多人。

2018年3月份以来,公安部陆续接到四川、重庆、云南、贵州等多地公安机关反映情况,有境外毒贩在网上发布广告,招聘人体运毒人员。

公安部禁毒局十处处长杨朝晖:他们在网络上贴出的招募广告,往往说“身体健康、没有前科、没有胃病”,甚至还要求转业军人优先,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招募的不仅有普通的青少年,甚至还有在校大学生。

成都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四大队民警:他们招聘的广告,上面写的就是要挣快钱,一次运货10000到12000元钱,他们是以高薪利诱的方式来招募运毒的马仔。

在此期间,昆明铁路公安机关以及重庆、成都等地公安禁毒部门,陆续抓获了一些偷渡出境、用人体藏毒的方式进行毒品走私的犯罪嫌疑人。

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禁毒支队支队长唐继忠:由于这些运毒马仔都是有强烈的经济需求,他们有些是因为赌博,有些是由于公司经营不善,有些是从小就在外面社会上混的。

昆明铁路公安局禁毒支队支队长陈久如:我们通过他们的行走线路、毒品来源地及毒品的包装方式、目的地进行了串并,发现了这是一个幕后有组织、通过网络招募大量马仔到境外带毒品,通过昆明运到中国内地多省份进行贩卖的网络贩毒团伙。

与以往人体藏毒案件不同的是,该案的贩毒团伙是在网上招募运毒人员。公安机关侦查发现,从2016年起,国内共有5000多人被招募为藏毒者,偷渡出境进行运输毒品犯罪活动。

陈久如:被诱骗过去带毒,成功一次就觉得赚钱容易,他开始大量向朋友、向身边的好友,也是互相一带十、十带一百,加上境外诱骗,大量马仔就过去了。

鉴于案情重大,公安部随即成立了专案指挥部,要求各涉案地公安机关对案件线索进行并案侦查。

公安部禁毒局副局长安国军:我们锁定了以马某为核心的5个特大、跨境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贩毒团伙。

贩毒网络分多层级,涉黑特征明显

这个贩毒集团人员众多、组织严密、分工明确,领导者和骨干成员固定。

杨朝晖:首先是组织指挥层也就是幕后的大毒枭,他们往往身居幕后,躲藏在境外地区,以为法律管不着,以为我们公安机关不能打击他们。

凉山州公安局禁毒局副局长周脉军:组织性严密体现在层级非常多、是一种公司化管理体系,我们凉山警方所打掉的两个团伙梳理下来的层级都高达七层。

毒枭之下为管理层,负责管理和培训招募的运毒人员。其下还有招募层,负责在网上发布广告,招募人员。

杨朝晖:他们还有专门的地接层,还有专门的分销层,还有专门的零包层,整个结构网络非常完整。除此以外,他们还有专业的洗钱手法来进行洗钱,还有组织一些黑车司机专门运送相关人员。

网上招募的人员偷渡到境外后,即被贩毒集团将手机、银行卡、身份证等物品收走,失去人身自由。贩毒集团对不愿意吞毒者以暴力相威胁,具有明显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

唐继忠:某种角度上讲,这些运毒人员他既是现在成了犯罪分子了是违法犯罪人员了,但是同时确实他身份也是既可恨又可悲的这么一个角色。

只因不肯吞毒,运毒人员被打死

陈久如:有一名叫杨某的马仔因为吞不下去毒品就被活活打死,然后抛尸山岭中。在这过程中,还发现了一个叫李某的人,因为第一次带毒品把货黑掉了,所以他们采取另外的手段将他诱骗过去,逼打成招被活活打死。

四川人邱某是在重庆与国内嫌疑人接头时被民警抓获的,他是打死杨某的参与者之一。当时杨某不肯吞毒,毒枭马某就让邱某等人用狗链拴住杨某,进行殴打,并录下视频,向其家人索要钱财。

陈久如:他们第一次是要100万,后面降到30万,后面(从)30万降到了5万。

将打人的视频发给杨某家人后,马某并没有勒索来钱财,杨某又遭受新一轮毒打。

犯罪嫌疑人邱某:然后他就说的是叫我们别打他,叫我们放了,他就这样子求的。我们怎么敢放他,因为我们放了他之后,宝哥他们肯定要找我们的麻烦。

马某贩毒集团被摧毁后,专案组民警赶赴境外取证,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找到了掩埋杨某的地方,将遗骸挖出。

唐继忠:目前经过我们公安技术部门DNA的鉴定比对,已经认定了他的身份就是死者杨某,尸体就埋在湄公河旁边。

一般情况下,每名运毒人员要吞下一块重350克的海洛因,这些海洛因被分成数十个颗粒状物品,用胶袋包装后吞下。2017年11月,云南籍的何某在运毒时因体内毒品包装破裂致死,被陈某、杜某两名地接人员抛尸在四川都江堰的水库旁。

成都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四大队大队长文进:进行尸检的时候,发现其胃里面发现了20多粒海洛因。最后通过法医鉴定,该男子应该是在胃里面的海洛因破裂,中毒死亡。

贩毒集团反侦查意识强,接头神秘

在昆明、重庆和成都,专案组陆续抓获多名运毒和地接人员。这是成都专案组在青羊区某出租房内抓捕运毒和地接人员的画面,在现场,3名嫌疑人被抓获,查获海洛因800多克。警方审查发现,运毒人员从境外出发时,贩毒集团会给他一部装有定位软件的手机,以监控其运毒的全过程。

唐继忠:要求运毒人员每隔半个小时就要给发一个定位信息,我到哪里了,而且他们定位还可以了解他的运毒人员走到哪里了,周围发生了什么事,以这种方式对整个运毒人员进行控制。

入境后,沿途有专门的黑车负责分段接送运毒人员,到达目的地,运毒人员先用微信跟地接联系,然后按事先约定的方式与他见面。

地接人员王某:主要拍一个自拍的照片,就从这里拍下身就行了,我穿的什么衣服呀,鞋子,大概周围的环境,在什么地方?

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禁毒支队唐继忠:拿了一个特定的东西,比方可乐瓶一本书等等作为接头的信物和暗号,然后双方见了面,地接人员就会把运毒人员带到他的事先已经租住好的这么一个房间里,租的房子里面,然后进行排毒。

这是重庆警方在对地接王某侦控时拍摄的画面。当天上午10点19分,运毒人员廖某跟随王某进入渝中区的一个排毒窝点。排完毒后,下午2点03分两人离开这里。王某随即将毒品交给下家。

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禁毒支队民警:在交易过程中,他们也是非常警觉,他们选择的地方都比较隐蔽,大概周边一百米的范围都是他的观察范围,对我们的侦查取证困难很大。

对于外地的下家,地接人员则将毒品夹藏在其他物品里,快递发货。

凉山州公安局禁毒局副局长周脉军:这个是我们所缴获的藏在面膜里的毒品,全部是粉末状的装在面膜里边进行伪装,然后再寄到内地。一盒的重量应该是在350克毒品。

杨朝晖:在这个过程当中,贩毒分子也非常狡猾,一旦有风吹草动,他们宁肯丢货、宁肯丢人,也就是宁肯放弃这些马仔,然后也不愿暴露自己的行踪。

案件告破,毒枭境外被擒

由于涉案人数众多,分布地域较广,专案组确定了自下而上、分段打击的工作思路。

陈久如:我们就逐渐往上,通过马仔慢慢地识别了中层,通过中层慢慢找到了骨干,通过骨干最后找到了幕后组织者。

赴境外工作组行动异常艰辛,经过不懈努力,先后捣毁吞毒窝点5个,解救前往境外运毒尚未吞毒的我国公民36人。

安国军:特别是云南,利用它的地缘优势,与境外警方积极配合,在境外警方的协助下,我们把几个主要的贩毒头目或者是毒枭缉捕归案,缅甸警方也协助我们抓捕了最主要的毒枭马某。

2018年8月14日,根据我方提供的精准情报,毒枭马某等人在境外被抓获并由缅方移交我方。经查证,这个贩毒集团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向国内运送的毒品海洛因超过3吨,占国内海洛因消费市场三成以上,社会危害极大。

唐继忠:他们招募了大量的2000后(2000年以后出生的人),到了境外以后,他带了毒品出来,一旦被警方抓获,一块毒品350克,量刑的起点基本上就是15年以上了,那么这么一个年轻的有朝气的可以今后为社会做贡献的这些人,就由于这么一次的经历就搭上他的一生。

今年1月,专案组先后将贩毒集团的黑车团伙头目李某、组织偷渡团伙头目顾某、地下钱庄组织者赵某等人抓获归案。警方在25次联合收网行动中,共捣毁境内外吞毒、排毒窝点15个,抓获犯罪嫌疑人844名,缴获毒品海洛因200多公斤。至此,以马某等人为首、长期盘踞在境外的多个黑社会性质组织跨国贩毒团伙被彻底肃清,“5.24”特大跨国黑社会性质组织集团贩毒案全案告破。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