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记者讲好故事丨郑炜梅:这一路,有过数不清的感动

各位领导、各位评委老师、各位记者同仁们:

大家好,我是梅州日报社记者郑炜梅。成为记者已经有6年的时间了,在这6年来我走过梅州大半乡镇,报道过几百场会议,有幸见证、收获了很多。

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我采访过的两位老人的故事——

你见过只剩一个包子也要打包走却裸捐了亿万身家的人吗?你见过明明可以享受优越生活却卖别墅租房子,出门只坐地铁搭公交,在香港每月花费竟然不到三千的人吗?

我见过也曾经采访过。他,就是被誉为“百校之父”的著名慈善家田家炳先生。作为从小生长在梅州的人,每个人都对“田家炳”三个字耳熟能详,医院、桥梁、学校等到处都能听到他的名字。今年7月10日,田老安然辞世,驾鹤西去。他去世当天,我就找了老师、医生、基金会、同乡等等曾经和他有过接触的人,还原了他对慈善事业尤其是教育事业的热爱,了解到他的捐建项目遍及祖国各地,了解他说,“钱财都是身外物,看到一栋栋教学大楼拔地而起,听到万千学子的读书声,精神上的享受也比物质上的享受好得多”。在7月22日,田家炳先生告别会在香港文化中心大剧院低调举行,作为家乡媒体记者之一,我提前两个小时赶到现场,来到时候礼堂里已经密密麻麻站满了海内外赶过来参加告别会的人们。由于座位有限,厅内只能容纳1600人,但各界前来送别他的人远不止这个数,很多人就在厅外通过直播送别他最后一程。

采访田家炳先生的传奇故事让我深深领略到他的个人魅力,让我看到了“大爱无疆”。因为他相信“希望在教育”,所以他几十年如一日捐资助学,他的无私奉献与坚持令人钦佩。田家炳星,就是夜空中一颗耀眼的星星,闪耀着大地,照亮着我们。

其实,善与身份、地位、财产无关,只要存好心处处都可做好事,在很多普通人身上也有他们的赤子心。

我曾经采访过一名五华县龙村镇宫前村的老村医邹汉英。2015年,小儿子在广州结婚的时候,作为主婚人的他却没有来到现场。为什么?难道是父子关系不和睦?还是父亲身体不好?其实都不是,因为他是宫前村唯一的一名村医,从业47年里,为了更加方便患者,他基本不轻易在外逗留过夜,生怕离开村子后村民们遇到突发情况去上级医院不方便,他在,还可以施以援手。所以,尽管他也很想参加儿子的婚礼,但一来一回到广州参加起来起码要两天,所以在和儿子讲明情况后,婚礼当天他仍然选择继续值守在卫生站。村医大多比较清贫,这47年来,他有很多机会可以转行或者调往上级医院,但他都拒绝了,认为自己应该在更需要他的地方;47年来,他总说“病人的病耽误不得”,只有村民一个电话,无论白天黑夜,还是刮风下雨,他都会背上药箱出发,且从不向村民收出诊费。47年,17000多天,试想人生能有几个47年?几个17000天?当我听到别人偶然谈论他时,我特别好奇就从另一个采访点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车,跟踪采访了他日常生活的一天,还原他从医以来的普通一天。

田家炳和邹汉英,两个老人,一个是享誉海内外的大慈善家,一个农村里的普通村医。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但他们都几十年如一日的长期坚持自己信念做对社会有益的事。他们身上展示的高尚精神和优秀品质令人感动、景仰,传递着社会的正能量。

两位老人只是我6年采访中一个很细小的片段。田间地头、会场工地、企业学校、大街小巷……哪里有新闻,哪里就是我的采访现场。感恩我的职业,让我去挖掘,让我有机会用笔尖记录时代,记录我们这座城市的点滴变化。好新闻永远在路上,今后,无论在采访途中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我都会继续前行在一线,做党和人民信赖的新闻工作者,讲述梅州好故事、传播梅州好声音、树立梅州好形象、传递梅州正能量。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