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已远去,中国文人的路还很长

■ 晁兴斌

金庸走了。留下15部长篇武侠小说,构成“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的精彩绝伦;留下无数鲜活的人物形象,在每个读者心中熠熠生辉;留下一份《明报》,和直笔敢言、心系民生,为维护公平正义上下求索的文人风骨。

金庸被人称为“金大侠”,金庸却说“大侠我不敢当,我喜欢那些英雄”。在人们眼中,这位总是微笑着的老人,尽管没有绝世武功,但他执笔作剑,是中国文坛的英雄,是这个时代的大侠——不仅仅只是因为他笔下塑造的众多英雄人物,更是因为他以一个文人的身份,扛起了一个时代。

作为武侠小说作家,有人这样评价他:“活着的时候,读者就以亿来计算的作家,古今中外仅此一人,就是金庸。”这样的成就恐怕空前绝后。作为一位报人,创立《明报》之初,便在发刊词中表明了报社的立场:维护“公平与善良”。并为此呕心沥血34年,使得《明报》成为现今香港最有影响力的报纸之一。然而,这些身份和成就并不足以概述金庸的一生。金庸是一个文人,既具有传统士大夫兼济天下的情怀,也具有“人生就是大闹一场”的江湖侠气。如他这般,一个人最好的生命,便是活出了自己,也活进了所有人心中。

人们常说某位名家的离世结束了一个时代,一个时代结束了,另一个崭新的时代便会冉冉升起。如今金庸已经远去,结束了属于他的时代,那下一个时代又在哪里呢?

当下的中国文坛,能够被称为大家的人凤毛麟角,而既能够在文学上颇有建树又能担当起社会责任的真正的“文人”更是屈指可数。一个作家会写文章即可,但一个文人不但要会写,更需要气节和风骨,需要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成为一种文化符号,成为时代大船的压舱石。

“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在一般人眼里,身处网络自媒体时代,十年的冷板凳实在太过漫长而艰苦。都说我们正处在一个浮躁的时代,在笔者看来,这浮躁便体现在越来越少人能够安静地去读一本书,能够把十年冷板凳坐穿去完成一部洋洋巨著。

任何一个时代都需要有担当的文人存在。现在,这个责任就落到了我们青年人身上。诚然,青年要少些浮躁,多些担当;少些懒惰,多些斗志,在满足物质生活的同时,要保留对精神文化的追求,不能熄灭理想的火苗。

金庸已经远去,中国文人要走的路还很长。在这条长长的道路上,更需要青年一代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走下去。

见习编辑:沈绮钰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