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丨哭鼻子的男生

●兴宁市大坪镇大坪中学  罗文香

那一年,我在一所偏远的农村小学教六年级语文,班上有个小个子男生,话语没有别的男生多,清澈的眼眸里有股掩藏不住的忧郁,课间总爱静静地坐在靠窗的位子上发呆,有点孤僻、不合群。我悄悄关注他,发现他的语言表达能力挺好的,却不爱说话,静静坐着发呆的模样儿与他的年龄很不相称,让人心生可怜。

开学一个月后,我发现他总喜欢注视着坐他左前方扎着长辫子的女生,有时,一节课我得用眼神提醒他好几次,我心里有点恼他的不专心。直到中段考后,学生换座位了,换座后的第一天语文课他竟伏在书桌上哭,肩膀一耸一耸的,哭得很伤心。我有些束手无策,轻轻地走近他,正抬手想拍拍他的时候,坐在他前边的一个女生朝我摇摇头,示意我停下来,她悄悄告诉我,他不乐意坐这里。我更加纳闷了,看着抽噎得肩膀一耸一耸的小男生,我只能调整那节课的安排,让学生们各自朗读即将要学的课文,我想用同学们的朗读声掩盖他的抽泣声,让他哭得不那么难堪。

放学后,我留他在办公室,问他:“换了这么好的位子干嘛要哭?”他呐呐着,我便催促他:“有话直说,只要理由充分,可以给你换位子。”“因为那里看不到那女生的大辫子。”我惊得瞠目结舌。“老师,这理由充分吗?”我未置可否,只定定地看着他,“我就是喜欢看她的大辫子,妈妈生病前的大辫子也这么好看。”

原来,这男生的妈妈二年前生了大病,治疗的时候头发大把大把地脱落,他心疼地把妈妈的脱发捡起来夹在妈妈经常翻阅的小说里,妈妈总安慰他说:等她病好了,头发会再生长出来,然后又能梳成大辫子的。可是,没等到头发再生,妈妈便撒手而去……

小男孩又开始抽噎,“我想跟她同桌。”我心里怜惜他,郑重地朝他点点头,我懊恼着自己“不点破,冷处理”的经验在孩子单纯的世界里是多么无知!这只是一颗渴望母爱的心灵,跟“青春萌动”是风马不相及的。

第二天,重新调整学生座位,全班同学都如那小男生和大辫子女生一样男女同桌。说来也奇怪,男女生同桌后,班级纪律却格外的好。

编辑:李兴华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