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丨给予尊严的帮助

●梅县区扶贵小学 王美珍

我走上三尺讲台已有二十年,回想当年的自己,虽有点年青气盛,但这些年来初心不改,说不上样样顺利,却是事事尽心,不留遗憾。但是有一个孩子,始终能激起我心中的涟漪。

他叫锦增,是我们一千多名学生中“平凡”却又如此“不平凡”的一个。他得了一种罕见的病--典型的成骨不全症,通常叫‘脆骨症’。第一次注意到他,是在一次演讲比赛中,他得了班里的一等奖,推荐到少队部广播。他还是妈妈抱着来,我心理纳闷了:这也得大人抱,到底是怎么了?他到底演讲了些什么,我不大记得了,但那两话却烙在了我脑海深处--“我知道,其实那么多的参赛同学当中,我不是演讲得最好的,是老师和同学们对我的关心和爱护天平倾斜了。所以,我真的非常喜欢我的老师和同学们!”他稚气的脸上现出略带腼腆的笑容,猛然震颤着我心灵最深处的那根弦。

演讲结束后,孩子被妈妈抱回了教室。我迫切地想要更多地了解他,便找他妈妈聊了聊。没想到他们母子同样让我震撼!妈妈说孩子被查出“脆骨症”是在8岁那年的一次骨折,但他特别坚强,每次受伤后的疼痛成人都难以忍受,但他一个孩子,让妈妈拿条毛巾咬住,即使是嘴唇出血也不哭,就这么一次次撑过来了!隔三差五的手术常常让他无法像“平凡”孩子那样上课,自然落下了不少功课,但他手术麻药一过,就叫妈妈把书本拿给他自学,不懂的就问妈妈,妈妈要是不清楚,他就会打电话请教老师。即使孩子连走路都难,但他从不抱怨,总是乐观面对,在学校与同学和谐相处,从不自卑。

孩子像“瓷娃娃”似的总受伤,需要高额的医疗费用,我曾向妈妈提起在学校发动捐款,记得当时她的感动是显而易见的,但是笑着对我说:“学校师生们的关爱已够多了,但不到走投无路,我们谢绝发动捐款,留给那些更需要的人吧!”

我思忖着:要以自己能力可行的,孩子一家愿意接受的方式去爱他。于是我向区妇联递交了梅州市“自强不息好少年”的申请,他们收到我们的申请后,马上派人调查了解锦增的情况,将近中午12点,四位工作人员风尘仆仆地赶到我们学校,从孩子的老师、同学们口中了解了真实情况后,他们表示:一定以最大的能力帮助这坚强自立的一家人。帮人不难,给予他们有尊严的帮助才是最好的。

编辑:朱绮辉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