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丨妈妈,请听我说

小时候,妈妈对我是严厉的,直到现在也不曾改变。经常会因为一些生活琐事骂我,甚至说一些难听的话,对于她,我的心中难免有些许怨恨。

在家时,我大部分时间都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关上的那扇门,就像堵在我们心间的屏障,也关上了我们母女间的心。尽管我再怎样努力,那堵墙也都似乎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空隙,我们更无话可说,有时在过道里遇见,都像陌生人一样一闪而过。有一天,因为某些事,我把我所受的委屈一吐而快,也一并带着我的怨恨。她静静地听着,沉默了很久。

接下来几天,我们都没说一句话,甚至用折磨自己的方式来刺激妈妈,看见她绕道走,不吃早饭。有天早上,面对着桌面上丝毫未动的荷包蛋面,她哭了,但我还是狠着心,一声不吭抓起书包就摔门而去。晚上,当我关上门洗澡时,妈妈站在门口,问我是不是心有怨恨时,当时我很想说只是想有个温柔点、能理解我的妈妈,可是我的咽喉处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紧紧地勒住我的喉咙,让我难于开口。听着妈妈的倾诉,我生怕哽咽的声音被妈妈听到,赶紧打开水龙头开关,让热水冲刷着自己,在水汽中我的心似乎好受了些。终于,我打开话匣子,隔着门跟妈妈一吐为快:“其实我不恨你,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你,我已渐长大,有了青春期孩子强烈的自尊心……”第二天,我不再逃避,勇敢地与妈妈四目相对,妈妈久违的笑容即使让我感觉还有那么些别扭,但我还是看见了她那开心的笑容。那一刻,我从未有过的欢愉,我捧起的荷包蛋面似乎更诱人了,忙低头大吃起来……

因为小,稚气的我们会任性,但这往往让涉身其中的人受伤颇深。我们的成长路需要更多的自省,别让青春路上荆棘丛生,伤了彼此亲近的人,我心中的那把锁豁然打开了。(黄遵宪纪念中学202班  郭李香)

名师点评

解开心结是一个过程,本文作者准确地突出了这一点,通过和妈妈由不理解到慢慢理解的过程写得很详尽——不理解时的怨,稍微懂事些的怪到现在的爱。篇末总结了全文,点明了主题!(指导老师:张惠霞)

编辑:绮辉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