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笔会丨破了皮的红包袋

●蕉岭县田家炳实验中学  刘鑫阳

礼物,对一个人来说,可以只是一份小小的心意,也可以是十分珍贵而含义深刻的纪念物。我有一份特殊的礼物,是无数珍宝也换不来的“思念”。

天,阴沉沉的,风,也越刮越猛烈,一切都是阴沉沉而毫无生气,令人感到压抑,没有一丝活跃。灵堂低沉压抑的佛乐传出,更添了一丝悲伤。

爷爷穿着寿衣,因病显得削瘦的脸庞上神色却十分安详,看不出一丝的痛苦,仿佛只是睡着罢了,我泪眼婆娑地坐在一边,脸上的泪痕早已被风吹干,但双眸中仍满是悲伤,我知道,弟弟也哭成了一个泪人。刺骨的寒风早已将我的心刮碎,那总是满脸慈祥的爷爷再也回不来了。

葬礼结束,一切似乎都恢复了以前的生活,平静自在。但,我的心里却永远少了一个人,一个永远疼我的爷爷。我坐在围栏上,眺望远方,一切都是如此的凄清,连鸟儿都不再鸣叫,只剩下严冬的肃杀与风的刺骨。“女儿, 过来!”妈妈轻声唤道。我从围栏上翻下来, 走进爷爷奶奶的房间, 一进房间就看到奶奶的那张小床上,正散放着一些 “破了皮”的红包还有看起来旧旧的纸币。我正疑惑着,奶奶轻轻地牵起我的手,拉着我坐下, 开始拆红包,我也赶紧帮忙。奶奶边拆边说:“这是那老头子留下来的,想来那时候他可是真的小气,我问他借点来,他都不肯,他躺在床上,含含糊糊地说,是要留给他孙女将来上大学。”听到这,我的眼眶红了,眼泪模糊了我的双眼。

奶奶叹了一口气,揉了揉我的脑袋, 说:“那老头子,还年轻的时候就说了,以后要是有孙子孙女了,一定得留点什么,好让你们惦记着他的好,不要惦记着他的严。孩子,这是爷爷给你留下来的‘礼物’,这份‘礼物’, 寄托了他对你的希望。他希望你能成才,不要像他一样,劳苦一生;希望你有知识有文化, 去大城市看看,不要在这个小县城蜗居着。”我看着手里一沓皱皱的钱,眼前又浮现出爷爷那慈祥微笑的脸庞,耳边爷爷的声音依然熟悉,我抱住奶奶,眼泪夺眶而出。

这份“礼物” 于我而言,是珍贵而又特殊的,它寄托着爷爷对我的爱与希望,这份“礼物”对我来说是价值连城的, 是无数珍宝也难以置换的。( 指导老师: 林汝申 )

编辑:泽江(实习)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