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公二三事

□刘礼达

山水人家   (廖子军  绘)

“天上雷公,地下舅公。”我的舅公已经去世十几年了,舅公生前是个老党员、退休干部,他为人正直、和蔼可亲,他的高尚情操常常让我肃然起敬。

舅公生于20世纪20年代,是大埔县枫朗镇杨梅坑人。据说,舅公的父亲和祖父下过南洋,他们挣到钱后在老家修建了漂亮气派的房子。房子至今还在。舅公当时的家境比周围人要好,他因此才有机会上学接受更好的教育。而“富农”的身份也让舅公在“文革”期间吃了不少苦头,他受到了造反派的攻击和批斗。后来获得平反,到县水利局任职,直到退休。舅公是个有文化的人,他喜欢诗词歌赋和舞文弄墨,发表过不少文章,在县文联里可以说是德高望重。

说起来,舅公一家是家族里最有地位且生活过得最好的,但舅公从来没有嫌弃他那些穷且没有文化的亲戚。我们去找他,他都热情款待。他为人和善,说话轻声细语,一点“官架子”都没有。

舅公其实是我外婆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外婆的亲生母亲早早就去世了,舅公的父亲又娶了一个,即舅公的母亲,也就是外婆的后娘。后娘心狠,把她送给别人当童养媳。不过,他们姐弟的感情却很好。舅公常常来看望姐姐。当年,舅公受到造反派冲击后回到了老家杨梅坑,拿着农具干起了农活,外婆和舅舅们会去帮不善农事的他插秧收稻谷等。舅公自然对此很感激。

后来,舅公回到县城去了,他在水利局勤勤恳恳地工作,最后升为副局长。有一年,我的小舅打算承包镇上的水电厂,他希望副局长舅公能帮一下忙。小舅满以为这事是十拿九稳的,他带上烟酒来到舅公家里。谁知道,他很快就被正直的舅公轰了出来。小舅垂头丧气灰头土脸地回到了家里。舅公的正直使得小舅承包水电厂的美梦破碎了,小舅为此耿耿于怀好多年。

以前,我们去县城看望舅公,高高瘦瘦却精神矍铄的舅公最关心的是我们这群小孩的学业。他说,要好好上学读书,才能改变命运。“富不离书,穷不离猪”“子弟唔读书,好比冇目珠”“只要肯用功,茅寮出相公”……他用这些话语来勉励我们,殷切期盼之情溢于言表。后来我们终于明白,相比我们寄希望于一个退休干部的特殊关照,正直的舅公更希望我们走正道,通过读书改变命运。

舅公虽早已驾鹤西去,却留给我们无尽思念。

编辑:廖智

审稿:曾秋玲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