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楼上的 “果坚强”

杨丽君  摄

●杨丽君

时值盛夏,西瓜、黄皮果、葡萄、荔枝、龙眼轮番上阵,一个比一个甜。

周日的清晨,我站在花圃上,拿起花木剪子,把黄皮果连枝带叶剪下来,然后再把一串串的果实剪好放进菜篮子里。回想三月繁花满树、四月绿果满枝,喜滋滋展望六月收成起码50斤以上黄皮果的“盛景”,再低下头看手中只有半篮子四五斤的黄皮果,我哑然失笑,再一次深深体会到专业果农“靠天吃饭”的不易。

我特别珍惜采摘下来的无公害果子,它们虽是为数不多的硕果仅存,但用处很大。我舍不得吃,而是制作成四罐果蜜,对先生说:“今年一罐自用;一罐给叔叔,他抽烟痰多;一罐给我同学,她教书讲课多,常犯咽喉炎;还有一罐寄给深圳的侄子吧,年轻人懒做饭,外卖吃多了容易发热气,这果蜜解热气非常好……”先生听了我的“分配方案”,笑我:“这么不值钱的东西,整得好像什么宝贝一样。”

的确,在我眼里,这些自制的黄皮果蜂蜜就是宝贝。它生津止渴、养胃健胃、化痰平喘、润肠通便、美容养颜,作用大着呢。几年来,我们家人遇到发热气或者咽喉干痛的时候,少不了用这些果蜜来缓解症状,效果不错。因此,每年虽然只能制作三四罐,我都会“割爱”,分享给身边的亲朋好友。因为,只有我才深深懂得,要制作这几瓶无公害绿色生态果蜜,着实不易。这得归功于我家阳台上那株快十年的黄皮果树。

2013年,买这套在七楼的房子时,我一下子喜欢上了阳台上的大花圃。花圃整了泥土后,一个伯父来参观,建议我种矮化水果,特意帮我找了三棵齐腰高的黄皮果树苗,最终成活了一棵。

三年后,黄皮果树长得比阳台高,开始挂果。黄皮果是喜阳植物,阳光越得“劲”的地方,它长得特别枝繁叶茂,果实也结得特别多。每年三四月,绿色的果子长到黄豆般大,然后长到红腰豆般大的时候,春风柔和,春雨轻绵,果子硬实,相对安然无恙,一大串一大串果实累累,看着就喜人。五月份,果子长到蚕豆大小的时候,考验就接踵而至了。梅雨季节携着龙舟水,相继到来。台风暴雨以毋庸商量的霸道气势席卷而来,毫不客气吹打着阳台。七楼的风势更大。每当这时,我就盯着窗外,看着果枝一阵阵乱颤,我也一阵阵跟着心惊胆战。风雨一过,我总要跑到阳台上去检查黄皮果现状,“哎呀 ,又被打掉了好多果子。”“唉,那条枝上,明明前几天有几颗果子的,现在不见了。”我时常自言自语,为没办法守护果子周全而自责不已。

扛过了糟糕的天气,考验还会继续。饱满多汁散发着香气的黄皮果,对鸟儿来说,是赤裸裸的诱惑,天晴的时候,不少鸟儿不请自来,呼朋唤友,专挑好的、成熟的果子下嘴。虽然我心疼黄皮果,但看到鸟儿们是如此可爱生动,如此欢快享受清晨的美餐,却也不忍驱逐这些小精灵。

如此一来,到了六月中下旬,老天爷吃剩下的,鸟儿吃剩下的,去除烂果坏果,能够“修成正果”的黄皮果,确实为数不多了。我叫它们“果坚强”。

当我把这些“坚强果”采摘下来,制作成果蜜之后,它们又变成了“无私果”,继续发挥作用,奉献自身价值。

——“世相”投稿邮箱:mzrbbxgs@163.com

编辑:曾秋玲

审稿:廖智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