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芸众生 | “苦力祥”

菱歌  摄
●细米

认识“苦力祥”是在一个微信群里,发现每天总有那么一个头像备注为“苦力祥”的人在微信群里发红包,大家争相抢夺,点开红包却发现金额只有一分两分,惹得众人啼笑皆非。

“苦力祥”是一名兼职跑腿小哥,利用自己的空闲时间配送外卖或其他物件挣点外快。“苦力祥”从来不挑订单,无论是偏远订单、超重订单、要求苛刻的订单或者其他配送小哥嫌弃的订单,他统统都收入囊中并以此为荣,按他的话来说,有订单就有钱,有钱就有饭吃,干嘛要去挑单跟钱过不去呢?!于是乎,只要“苦力祥”抢到额外顺路或者金额大的订单,他总会兴高采烈截屏发到微信群上炫耀:“靓哦,今日又多挣十几块钱!”

时间久了,跟“苦力祥”碰面的机会也多了起来。路上,阿祥哥驾驭着“突突”作响的老式摩托车,车后座方方正正驮着个外卖配送箱,宽大的工衣在骑行中“哗啦啦”随风摆动,抵近时鸣笛打个招呼,尔后风一样开过,或是去取货,或是去送货……没有订单的时候他也会稍做歇息,蹲在路边树阴下闲聊——四十出头,身形瘦削,举手投足间却不失老练,皮肤在风吹日晒的磨砺下显得黝黑发亮,一双眼睛隐隐闪现着根深蒂固的土生土长农村人的实诚。

倘若问起“苦力祥”的“主业”是什么,他就会在你眼前摊开那一双布满老茧和伤疤的手——这手掌与青筋暴起的臂膀上的肌肉块相互映衬,貌似久经沙场的战士展示自己的赫赫战功:“建筑工地,挖土、搬运、扎钢筋,两小时150块!”问他为什么不进厂打工或者选择其他门路,起码不会像现在一样风吹日晒雨淋寒冬酷暑,他总会摆摆手甚是不屑地回应:“涯(我),苦力祥,苦吃苦做,自由自在,野惯哩个!”

知道“苦力祥”有唯一的嗜好,那便是好酒肉,每每配送到深夜收工后,就会找个住处附近的夜宵排档买些酒肉犒劳自己,一啜白酒一啖肉,满嘴油花滋润着干瘪的嘴唇,此刻他感觉人生再惬意不过,他也会把这份终日辛劳后的欢愉通过语音、图片分享给大家:“二两白酒,一盘烤串,一只鸡比(臂),吃完睡目目!”只是“苦力祥”经常是跑腿挣到一百块,夜宵花去五六十。

阿祥哥日复一日在工地和跑腿之间奔忙,似乎自己便是为二者而存在,天造地设。有一次偷偷问起他对将来有什么打算,他一改往常的反应,沉默片刻:“打算?要不存点钱讨个老婆?”话音未落,便发动摩托赶往订单的取货地点,一转眼消失在路口的车水马龙中……

投稿邮箱:mzrbbxgs@163.com

编辑:曾秋玲

审稿:廖智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