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最暖是炊烟

□李新耀

风淡村烟起,蛩声四野闻。暮春时节,我们披着夕阳走进揭阳市大洋揭西县咏归茶叶种植专业合作社,放眼望去,炊烟袅袅,空气中一种特有的清香扑面而来。兴来还逐春风舞,心与春风一样轻。大伙的心瞬间被眼前的乡村陶醉了,即景令人闻香驻足。

“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罩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夕阳有诗情,黄昏有画意……”这时从村里飘来《又见炊烟》,随着应景而熟悉的歌声缓缓移步,我丈量着一步一景。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简朴村居,一位中年妇人正在专注地往炉灶里添着柴火,火光映红了她那略显沧桑的脸,蒸汽无声地从锅里冒出,伴着烟火飘逸,生出一屋子的温馨。我生怕自己不经意的声音或者一个小动作,破坏了眼前祥和的画面,便悄然退出,走进另一户人家。这边倒是热闹而忙碌的场景,几个人正在炒茶,主人非常好客友善,热情地泡茶留客,并向我们介绍茶叶从杀青、入锅、热炒、出品的全过程。我第一次现场见识手工炒茶,感慨这传统工艺既有家的温暖和谐,又生态环保,且饱含人间烟火味。我俯身拿起一片刚出炉的炒茶,柴火味夹着新茶的清香沁人心脾,含在嘴里由苦变甘,荡气回肠,口齿留香,回味无穷,难怪炒茶能成就一方产业,成为地理标志食品。从茶农家出来,我抬头看着房顶升起的云烟,缓缓向茶园、田野、大山延伸,宛若一座空中桥梁,与绚丽晚霞交相辉映,画幅天成,大家不禁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更敬佩劳动人民的智慧。那茶香与炊烟似乎是在告诉地里劳作的亲人们,暮色渐深,可缓缓归矣,又像在呼唤放学早归,趁东风放纸鸢的孩子们该回家啦。

人间至味是清欢,传统而富于现代气息的布衣生活,简单安宁美好。人在旅途,此时此景令我顿生莫名伤感,眼眶一时不自觉地湿润起来。记得小时候,家里弟妹好几个,父亲长年在外打工,母亲到生产队挣工分,日子过得清苦。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每当放学铃声响起,我总是脚步匆匆,每当看到远处袅袅升起的炊烟,心里就对那些有爷爷奶奶守护家园的伙伴心生羡慕,一回到家就有人疼爱,吃上热饭菜,而我则要争分夺秒回家,挑水生火做饭,炊烟让母亲放心,饭香令弟妹安心。每每回首这些往事,自然不免心酸,但有父母在,一切总是温暖如春。当年老家建新房,母亲坚持厨房要保留传统炉灶,墙外建排烟管道,我当时有点困惑,后来每当佳节回家,远远看到烟囱上升起的炊烟,一股暖流便涌上心头,那就是家的标识和味道,原来母亲是想让游子归来时,无须叹息日暮乡间何处是,炊烟袅袅祛离愁,现在回忆起来岂止是爱是暖!

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农村的生产生活方式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煤气进入寻常百姓家,山更青,水更绿,民致富,自然环境明显改善,这当然是社会进步的标志,但“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逐渐成为远去的风景。一些农村地区人口过度迁徙,土地撂荒,村庄出现空心化,老家成了回不去的故乡,乡愁找不着安放的地方,乡村之痛一度令许多有识之士忧虑……

斜阳映山天接水,陌上花落缓缓归。“叭叭”——一声汽笛打破了黄昏的宁静,只见一辆接一辆满载着茶青的小货车由远而近,向合作社驶来,家家户户顿时忙碌起来。“大哥,对不起呀,让您久等了!”合作社总经理邹鹏儒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快步过来跟我打招呼。这位毕业于名牌农业大学的年轻人,放弃大城市舒适的生活,响应乡村振兴的号召回乡创业,带领乡亲们承包荒山种茶,业务范围已经扩展到毗邻地区,成为致富带头人,并当选为市人大代表。“邹老弟,看来你这个山大王混得不错啊”!迎着浑身茶香的邹总,我欣喜地回应,并随着他的脚步进作坊入茶园,倾听他的创业传奇。邹总指着身后的合作社告诉我,现在社里共有53户茶农,实现了整村覆盖,炒茶产销一体化,成为农民的致富之路。

听着邹鹏儒的故事,联想起当前农村土地确权复耕如火如荼,许多地方退休党员和公务人员回乡定居,资源回归农村,唤醒名人故居,活化古村建筑,正在成为一种时尚。我的家乡长教村著名侨领丘元荣先生故居“瑞德楼”,主人的爱国爱乡情怀一直沉睡在深山老林里,近几年经过媒体的挖掘传播,一代侨魂逐步进入大众视野,瑞德楼成为新的网红打卡点。每逢周末和节假日,海内外游客慕名而来,携家人带食物,参观以后就地取材生火野炊,久违的乡间烟火气氤氲了山谷,温暖着原本冷清的古村山野。每当看到客人走后楼主们忙碌的身影,我就会体恤他们的苦衷,甚至抱不平,可他们却说这是甜蜜的负担,累并快乐着!

“到了!大哥,这就是我承包的茶田。”邹总雄厚的声音唤回了我的思绪。我们爬上崎岖不平的山路,徜徉在这片海拔900多米新开垦的绿色高山梯形茶田,头顶蓝天,身入云海,邹总从浙江引种的黄金芽新茶丰收在望,霎时震撼着我们的视角。我问邹总,家人是否支持他的事业,他自豪地说爱人平时在县城教书,周末和节假日带小孩回来茶田生活,孩子们非常喜欢这片广阔天地。我看着他坚毅而开心的脸,心里不禁暗暗赞叹:接班人都已经开始培养,不愧为坚定的乡村振兴带头人!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我躬身“一捧”清泉入口,举头眺望月出东山,杜鹃花红,令人心旷神怡,暮色里炊烟架桥,与村落及即将竣工的茶叶专业市场若隐若现,我心里忽然哼起一首歌:哥有一个梦,妹有一腔情,高山成金,流水变银,相伴一生……邹鹏儒既是时代的弄潮儿,也是幸运儿,有亲人的守望、理解与支持,这人世间的所有美好,莫过于那炊烟袅袅升起的暖意……

编辑:廖智

审稿:曾秋玲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