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镇平 | 路亭”疑即是“思亭”

菱歌  摄

□丁思深

乾隆《镇平县志·卷一·疆域志·古迹》载:“思亭,在石窟都。宋知县刘安雅濒行,父老馈赆,不受。乃作亭纪思。今废。”

刘安雅,南宋绍兴年间(1131—1162),在梅州任职。绍兴初年,刘安雅是以右承务郎的官职出守梅州的。梅州,原名“敬州”,在宋开宝四年(971),因避宋太祖祖父赵敬之讳,改“敬州”为“梅州”(见乐史《太平寰宇记》、王象之《舆地纪胜》)。宋熙宁六年(1073),废梅州,改为程乡县隶潮州;元丰五年(1082),梅州复置,仍理程乡县,属广南东路;绍兴六年(1136),废梅州复设程乡县隶潮州;绍兴十四年又复置梅州,仍理程乡县,属广南路。

右承务郎,是职官名。《隋书·百官志下》:“废诸司员外郎,而每增置一曹郎,各为二员……寻又每减一郎,置承务郎一人,同员外之职。”隋大业三年(607)置,代原尚书省二十四司员外郎以掌籍账。唐代改置为八品下文散官。北宋前期沿置。神宗元丰 (1078—1085)改制,复为职事官,正六品,员一人,掌受付兵、刑、工部之事,举正稽失。

刘安雅出守梅州,刚好碰上赣州盗寇陈荣等围困梅州城。刘安雅号召老百姓到山上割取“钩吻草”(又称“断肠草”,俗称“大茶药”),研磨汁液,倒入酒瓶醋罐中,放置在城郊周围老百姓的屋子里。盗寇派人拿着盘子到处向人索要金银珠宝,见到牛马就抢走。刘安雅又吩咐手下让老百姓赶紧把牲畜杀掉,器具毁坏,不让盗寇获得这些补给物资。盗寇窜入老百姓家中,见物就拿,见到有酒便拿起来就喝。谁能想到,这钩吻草舌如钩、口如剑,几乎全身都有毒。利钩一吻,足可断肠,是能致人性命的毒药。盗寇喝了掺入酒中的断肠草汁液,立马就死了百多个,剩下来的都昏迷不省人事。这样就把盗寇乖乖地收拾了,剩下一拨盗寇又惊又怕,搞不清什么原因同伙突然致死,以为百姓有神鬼相助,赶忙逃遁而去,城围解除了。刘安雅因此一战成名,而升任梅州知州。他卸任离别梅州归去时,梅州父老依依不舍,赠送行资,他一概不受。结果,只好把赠送的行资用来建了一个亭子,以纪念他。

当年刘安雅守梅州时,身先士卒,载智载谋。至其濒行馈赠,一概不受,史既载其行,而后人又建立“思亭”,以志慕思刘安雅之意。后人之思刘安雅,而刘安雅不一定能知也。但风剪草木,岁月沧桑,“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日子久了,后来亭子也就废了。

据黄香铁推测,为纪念知州刘安雅而建的“思亭”,就是现在所称的“路亭”。他在《石窟一征·卷六·地志》云:“路亭冈,距城北十五里,一冈横亘,其南则廛屋亭堠,高下参差。银塔一枝,标秀于霏蓝翕黛间,远望如读泰西画。其北则万木阴森,坡陀百步砌以虎皮石。近村烟火千家,冈峦环列。北望岩背,如青狮据地。君山、玉华诸峰,云中抗手。自城北至此,又成一洞天矣。按:路亭或以为地当孔道而名。然当孔道者,亦不止此亭。《周礼》:‘十里有庐,三十里有路台,五十里有侯馆。’汉唐五里有邮,十里有亭,三十里有驿,当是以其为路室,而又有亭,故谓之路亭。又,《邑志》:‘思亭,在石窟都。宋邑令刘安雅濒行,父老馈赆,不受。乃作亭纪思,今废。’疑此亭即思亭故址。其地距石窟为近也。”

黄香铁的理由为:一是路亭一般都是建在大道上。当然,在大道上的肯定不只是此一亭。从周朝到汉唐,都有在大道上建立如庐、台、亭、邮、驿、馆等为官员路过歇息歇脚的客舍。此亭既在路上,又有亭,所以被称为“路亭”;二是亭在石窟都,符合当年送别刘安雅的情景。如果没有这种典型的背景,那就只会称一般的凉亭,不可能有专门称“路亭”,并一直流传到今。为什么原本叫“思亭”的又改称为“路亭”呢?他没有说,也许是年代久远,无从稽核,只能说“疑此亭即思亭故址”而已。

嘉庆二十二年(1817)时,人们在路亭岗上建起了一座塔。后人称此塔为“路亭古塔”,亦称“文福古塔”。“路亭古塔”至道光初年始聚顶。其初建议者,为苎园采矿民众,后来矿场被封了,完全停工停产。至道光三年(1823),丰田、白马、兴福数乡的民众,自动捐款才最后建成。

据1992年版《蕉岭县志·第二十五编·文物·塔》:“文福古塔坐落在文福镇路亭岗,始建于清嘉庆二十二年(1817),道光三年(1823)建成。”后人称此塔为“文福古塔”,亦称“路亭古塔”。此塔高34米,平面八角形,仿楼阁式7层砖室塔。塔腔为壁内折上式,共112个台阶,第7层有栏杆约1米高,供人登高眺览。每层有4个窗,塔檐用3层砖块结成齿轮形叠涩出檐,有万寿花纹、波浪形花纹,顶端有2米高的宝瓶状塔刹。塔门用花岗岩石垒成,内面每层用青砖拱成,并用大木料作梁架。文福古塔结构坚固、施工细巧、造型美观。

编辑:曾秋玲

审稿:廖智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