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晚节尚流芳!回忆平远县教育乡贤黄挽澜

黄挽澜(1896—1980)

黄挽澜,号独清,1896年生于平远县热水乡(今长田镇)瓜坪村。1980年6月12日逝世,享年85岁,是平远县不可多得的热心家乡教育的儒者乡贤。

从事教育绩卓著

黄挽澜的父亲黄兆德,因家贫到印尼巴城谋生,后染病返国,不久病逝。黄挽澜幼年好学,全赖生母丘氏及长兄负担学费。1913年在省立梅州中学毕业后,先后在长田乡日新学校、梅县白渡杏村学校、东莞养贤学校任教。因教学成绩卓著,后被养贤学校聘为校长。

1933年,热柘乡“三乡公学”(原长田、热水、小柘三乡合办的高等小学)有停办之虞,黄挽澜应乡贤之聘,由东莞返里,担任三乡公学校长职务,时年38岁。1941年秋,长田、热柘分校,三乡公学改为热柘乡完全小学,他仍任该校校长。后因体弱多病,辞职在家。为表彰其对家乡教育所作的贡献,1946年秋,时任平远县长张冠英授予他“造士功深”的奖屏一面。1947年秋至1949年冬,黄挽澜复往长田完全小学任教。他一生从事教育事业,诲人不倦,为人清正,甚得乡亲爱戴。

黄挽澜锐意振兴三乡公学,解决经费困难,延请名师授课。图为三乡公学。

黄挽澜担任三乡公学校长期间,锐意振兴学校,解决经费困难,延请名师授课。1935年,热柘华侨谢永义返乡,黄挽澜感于彼此昔日友情,将建校计划相告,甚得谢永义赞助。谢永义慨然交数百银元为建校基金,并将募捐簿携往印尼,旋得刘德义、刘德清、刘懋汉、黄新庆、钟鼎祥、黄天发、曹锡三等几十人大力支持,募得巨款,将原三乡公学前门改为两层楼房并连接中间通道,设立会议室及图书室,修葺全校校舍,充实教具,学校面貌一新。他将所有募捐人画像悬挂于厅堂之上,以彰其德。对捐来款项及使用,账目一清,深得华侨信任。而他却常说:“三乡公学能有今日,是侨胞的功劳。”

不遗余力做侨务

黄挽澜投身教育事业达37年之久,莘莘学子,遍及海内外。1956年,他被选为热柘乡侨务工作小组副组长,积极开展对外活动,向华侨劝募,集资建起热柘华侨中学两间大教室和一间宿舍。同时,参加热水小学建校委员会,发动华侨资助,建起了热水小学黄泥塘校舍,后因“中辍,未竞全功”。1979年,他被聘为县第三届侨联顾问,多次写信与海外知名人士联系,为筹建平远旅行社、扩建华侨中学和热水温泉等不遗余力,这些均得到侨胞、港胞热心资助。他自出任三乡公学校长至新中国成立前后,20多年间,向海外发捐簿8次,均得到侨胞热心资助。他敬重华侨,华侨也信任他。

1980年5月14日,侨胞钟琼琚、丘木新及港胞钟琼环等返乡,恭请挽澜赴宴,并将钟和三捐赠华侨中学及修建热水温泉款一万港元之事相告。一连数天,黄挽澜奔波劳累,心力交瘁,突发急病,6月12日不幸逝世。

遗世诗作造诣高

梅州中学毕业的黄挽澜勤奋好学,精通经籍,擅长韵律,平生诗作甚多,或以诗明志,或抒发爱国情怀,或吟咏家乡风物,或与诗友唱和,但都不愿存留结集。晚年时才凭回忆记下一生中部分诗作。尽管遗留的诗作不多,但都具有较高的艺术造诣。

黄挽澜为人清正,生活淡泊。他痛恨旧社会之浊流,其号“独清”,就是取“我独清”之意。1925年曾作诗《咏竹》,“一生清骨傲红尘,梅弟松哥契最深。雪压霜欺浑不管,世人方识岁寒心”,这正反映了他为人处世的风格。

1930年,黄梅兴将军在南京任职。黄挽澜当时在家乡任教,几位在乡同宗联名“修书”求见。黄将军约黄挽澜等人到南京。到南京后,黄梅兴将军许以军队文书职务,黄挽澜却婉言辞谢,返里后,写下诗《北游》,“明孝陵荒思悄悄,中山墓伟兴悠悠。秦淮河畔凭栏眺,且作鸡鸣寺逗留”。表白其淡于仕途、不愿宦途裹足的心境。

1932年,他任教东莞养贤学校,路过香江,与同乡刘紫曾等人乘电车登摩天岭远眺,因感赋诗二绝,其中一首是:“满清此埠为何开,鸦片毒人是祸胎。大好河山沦一角,金瓯谁赖补完来。”

1943年,黄挽澜诗作《抗日有感寄闽中郭君》:“东夷猖獗奈愁何,极目中原涕泪多。仗剑谁扶唐社稷,枕戈熟挽汉山河。岂无郭李平安史,自有中均系赵佗。飞下天兵三岛上,蓬莱宫阙卧铜驼。”1945年,美机炸广岛,竟被他预言中。

1977年,家乡新建柚树大桥落成,他赋诗一首:“长江天堑敢投鞭,是否韩湘那个仙。毕竟大功谁第一,人民居次党居先。”

1980年,他作诗《白墓前烈士纪念井》:“昔年烈士来流血,今日人家去汲泉。一血一泉须记取,烹茶煮饭要思源。”

他的诗更多的是信手拈来或即兴应和,富含生活气息且不乏情趣。1933年冬,从养贤学校解馆回家,他写下《到家门》:“几声犬吠到家中,老母荆妻开笑容。恼煞稚儿来检点,阿爷两袖尽清风。”1975年,复海南亲家母叶氏寄衣《答谢》:“手捧云裳快矣哉,轻轻穿上笑颜开。寒亲今日身心暖,多谢姐姆衣寄来。”

黄挽澜有儒者风度,为人谦逊,受人尊敬。在复门生吴汉平诗稿中足见其谦虚态度。其一:“齐门南郭负虚名,羞煞人间赞颂声。笑傲家山几十载,宦途裹足怕逢迎。”其二:“惭愧人前颂挽澜,哪堪流水奏牙玄。江淹老去才华尽,太息生花笔已残。”

(主要参考资料:1996年版《黄挽澜专辑》)

撰文:林东

编辑:黄振韬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